-罐头猫-

APH全员厨/MMDer/文坑 努力产粮中

【情人节快乐】(米英短篇)(清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从客厅里传来了惊人的笑声。是无论你在哪里都觉得它就来自你的背后的那种。没错,5.1环绕无损立体声。
亚瑟坐在书房的桌子前,不出意料地翻着白眼,但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事。

“我说,”很快,紧闭着的书房门后传来了那只HERO充满穿透力的声音:“亚蒂~本HERO搞了个大新闻!!!快说你想知道是什么!!!”
翻着白眼的某人用标准慢动作起身,甚至再掸了几下灰,才慢腾腾地走到门边,然后猛地把门一开,撇下两个字:“不想。”
“嘿!亚蒂!!你不知道…”阿尔的话还没说完,亚瑟的门已经关上了。

“我并不想知道你家发射了什么卫星还是火箭,也不想知道你又在水管狂或者思密达先生面前耍了什么酷。另外,别叫我亚蒂。”门后是清清冷冷的几句话,亚瑟现在心情很是不好。
也难怪——阿尔弗已经有好几周没怎么好好和他说过话了。夜里更是总是给不知道什么人打着电话,很开心的样子。
亚瑟都忍了。
然而今天是情人节啊。那个笨蛋不仅忘记了,还把自己送他的巧克力大大咧咧地吃掉了,包装纸也不见踪影。那上面可是破天荒地表明了他的爱意啊,更别说他是用了好几晚才组织好这几句大/英/帝/国最自豪的含蓄矜持的语言的。
亚瑟心里有点酸涩,但他自认为也没有期待过什么。那个家伙一直都是这样,虽然在两人确认关系后体贴得多了,但在某些重要时刻还是一个双商低下的幼稚孩子。

起码他小时候还很可爱的呢…
只能叹了口气,试图抛开脑中的失落和隐约的期待,把自己沉浸在工作中。
阿尔还在不甘心地敲着门,然而亚瑟靠着超强的定力愣是没有理。

声音终于平息了。
而经过艰苦卓绝的尝试,亚瑟终于承认他完全无心工作。走到门边,握住把手,然后松开。在他犹豫的档口,他发觉门缝里塞了点什么。他往后退了一步。
鬼知道上次自己闹别扭不吃饭的那次那个蠢蛋是怎么把一只汉堡塞到门缝里的。在那之后连续三天亚瑟都能梦到汉堡怪被琼斯牌压路机慢慢碾平发出呻吟的奇怪场景。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好吧,只是一张纸。小心翼翼地抽出,然后打开。

一张拙劣手法拍摄的自拍照就这样跃入眼帘。招牌的琼斯式笑容,一排白牙熠熠生辉。底下是一行字,用了堪比巨幅海报上的字号:“看到本HERO的脸是不是开心多了!”
亚瑟真是哭笑不得,“真是自恋的笨蛋啊。”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笑意,但下一秒纸已经飞进了废纸篓。

“对不起,我现在还真不是很想看这张脸。”
等等。在纸脱手的那一刻,亚瑟似乎看到大字下面有点什么…
撇了撇嘴,然后弯腰捡起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没错,是有一行潦草的手写字,一看就是那个笨蛋写的。

“亚蒂~再不开门的话,本HERO就要强.行.进.入了w”

什么啊!用这种让人误会的词语…
亚瑟脸有点热,有那么一瞬间脑子里闪过了些不.可.描.述的画面。“咳咳。”也不知道是在向谁掩饰尴尬。

就在这时,眼前闪过一道灰影。
!是那个笨蛋的叫什么来着的外星朋友!来真的啊?亚瑟像是本能一般地把那张纸藏到了身后。

这个家伙,为什么不肯考虑一下自己的感受啊。带着委屈和一点报复的意图,亚瑟决定了一会儿自己对阿尔弗的脸色。

“啪嗒。”门锁开了。Tony红色的大眼睛里“挑衅”的眼神让亚瑟很是不爽——至少他认为那是挑衅吧。他总是和这个家伙相处不好呢…

“琼斯先生,你能解释…”亚瑟摆出了想过的最难看的脸色,最不爽的语气说出了开头,声音却越来越小。
因为那位琼斯先生的脸上挂着微妙的笑容,而那种奇怪而灼热的目光让亚瑟的脸微微发烫。
他正一步步逼近这位试图别过脸展示自己怒气的可爱先生。

亚瑟完全失去了对事态发展的控制,只能慌慌张张地往后退。
“你,你别再过来了!”他尝试着表达了自己的抗议。然而对方完全没有听见的样子。
他决定转过头来看看这个笨蛋到底是抽了什么风,哪知道正好四目相对。
两人的脸之间只剩下一块司康饼的距离。
!!亚瑟的脸腾地一下完全烧了起来,想往后缩,后腰却受到了一种柔和的阻力。
啊啊啊啊!!!他居然搂着我!!我这是要死了吗!!
亚瑟的心里充满了紧张然而甚至还有一点儿兴奋。

琼斯先生的脸又靠近了些:“你要撞到桌子啦,小亚瑟。”
“BA…BAKA!不要这么叫我!”脸红的英/国/先生仍在努力与阿尔拉开距离,可对方并没有给他丝毫机会,反而搂得更紧了。“有…有话好好说啊…你这是干什么…”亚瑟咬着下唇,好不容易挤出这几个字。
“最近本HERO忙着工作,都没有好好看看小亚瑟呢,”美/国先生笑盈盈地瞧着脸红的心上人:“今天当然要补偿你一下啦~”
“你!你还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亚瑟听了火大,控制不住地大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却随后就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有些感到难堪。好像是怕被看穿心情一般,又一次把脸转了过去。

琼斯先生收起了自己搭在亚瑟腰上的手,随之收起的还有那恶作剧般的笑容。他碧蓝的眼睛里装满了诚恳的歉意。“亚瑟,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吧。”
亚瑟惊异地转过脸,眼神里分明写着:你不会是被什么小精灵附身了来逗我的吧?这是假的HERO!!当然他没有说出口,那样就太煞风景了。
“没…没什么啦。”亚瑟轻易地在心里原谅了他。没什么的…只要知道你在乎我,我就没什么再奢求的了。

阿尔轻轻牵住他的手,灿烂一笑。“亚瑟,你跟我来。”

客厅。
早上还是摆着一堆零食袋子和游戏机的乱糟糟的样子,现在宛然成了一片花海。雏菊和矢车菊相得益彰,在这个季节难得一见的几束牡丹和几枝樱花居然也摆在显眼的位置。而旁边开得正旺的向日葵也是格外炫目。鸢尾,康乃馨…还有亚瑟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花。地上撒满了玫瑰和月季的花瓣,灿灿烂烂的,正如两人现在的心情。

当然最吸引目光的,还是大厅中央的桌子上堆满了信封。
看着亚瑟疑惑又惊喜的表情,阿尔开心地指了指它们:“去看看吧。都是给我们的。”

拆开。
“恭贺新婚”四个大字就这么出现了。没错…这字,这标准的大红包,是王先生的手笔…

再拆。
“虽然哥哥很不满于你没有选择我做你的伴侣,但还是祝你幸福了~要记得请哥哥我吃饭啊~~亲一个”
啊啊啊啊啊这都是啥!!

“你…你…”亚瑟意识到了什么,抓起旁边一份今天的报纸,头条就是…“阿尔弗雷德与亚瑟先生于今日完婚”

………

原来“大新闻”是这个…
惊喜已经不足以形容亚瑟现在的心情了。
这几天…他都在忙着这些事啊…

眼泪不争气地滑落下来。
试着擦去泪水,却越擦越多。
阿尔轻轻抱住了他,让他可以靠着自己的胸膛。

亚瑟耳边传来了轻轻的一句:
“I'll never forget you,my love.”

泪水完全无法抑制,他干脆放声大哭。自从出生起,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放下心防,也从来没有一个胸膛是留给他哭泣的。
而今天,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过了好久,亚瑟感觉已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
阿尔放开他,揉揉他的头发。
“小傻瓜,快别哭啦。收拾一下吧。大家都等着呢。”
“什…什么?谁?哪里?等着??”

“当然是去教堂喽!!哈哈哈哈本HERO可是等不及啦!!!!”

“喂!!!我可是什么准备都…”亚瑟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居家服,乱成一团的头发,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好像又要泛滥了。

——
第一次写纯米英,文笔不是很好请见谅啦。

这篇是送给幽悠酱的,一个很可爱的小天使。@Annabel 她也写米英文儿,质量很高的,大家可以去看看w

感谢大家的阅读!!(鞠躬)
喜欢的话请给我点支持喽~~(= ヮ =)৩

评论(3)

热度(20)